山東平度守地村民火災事件致1死3傷
  中紀委受理平度徵地引發縱火舉報
  平度回應農民被燒死事件:不存在非法徵地問題
  3天前的凌晨,山東省平度市杜家疃村村民耿福林因在搭建的“窩棚”內守地,被大火燒死。當晚睡在棚里的村民李崇楠、李德連、杜勇軍也不同程度地被燒傷。
  死者弟弟耿福春告訴記者,按照當地風俗,已經為哥哥選好了墓地,他的骨灰昨天下午三點下葬。在死後經歷了一場“搶屍”風波後,“入土為安,就到此為止了。”耿福春說。
  山東平度市委宣傳部22日通過官方微博“平度發佈”稱,平度“3·21”火災事件,經公安機關偵查,發現有縱火嫌疑。
  當地村民向記者表示,平度徵地引發的縱火事件已向中紀委舉報。記者隨後聯繫中紀委監察部12388舉報平臺,工作人員經過查詢向記者證實,確已接到村民舉報並受理。
  葬禮現場 對前來的生人詳細盤問
  昨天上午,記者前往死者耿福林的葬禮,耿福林的骨灰靜靜地擺在靈堂上。4人中受傷較輕的李德連怎麼也不會想到,幾天前還和他們“活生生”說笑的“老伙計”,就這麼變成了“一把灰”。
  葬禮現場擺放了一排花圈,屋內一直傳來“悲痛的哭聲”,現場比較冷清。有人員對前來的每一個陌生人進行詳細盤問。
  死者弟弟耿福春告知記者,按照當地風俗,哥哥的骨灰於下午三點下葬。在死後經歷了一場“搶屍”風波後,“入土為安,就到此為止了。”耿福春說。
  另據記者得到的消息稱,平度市委在事發當晚就召開緊急工作會議,派多個工作小組去做家屬的工作。
  每個小組都是三到四人。各小組有一個共同原則:不准和記者接觸,發現有暗訪的記者立即通知公安和宣傳機構,按照“既定原則處理”。
  22日,央視記者趕往山東平度採訪“火燒村民”事件。醫院里,一名自稱是傷者家屬的中年男子態度囂張,稱央視記者是假記者,聲稱“你經過我批准了嗎?我是平度來的”,但當記者向家屬求證男子身份時,眾人都沉默不語。
  傷者講述 否認網傳取暖導致火災
  在火災中受傷的李德連半靠在床上,顯得很虛弱,他的眼神里還留有未完全散去的驚恐,“我們4個我傷得最輕,也就是臉邊有點燒傷。”李德連的老伴接著說,“當晚棚子里有四張床五個鋪,他睡的是高低床的下鋪,上邊有床板擋著才傷得最輕。”對現在這個結果,李德連後怕地感嘆自己“命大”。
  他說,他是從醫院重症監護室被家人強行帶回家的。他不願回憶在醫院的情形,“我本沒有多重的傷,卻被安排在重症監護室,有人看著,醫生護士就是不讓我出院。”李德連的老伴插話說,“還不讓我們家屬探望”。
  對於因取暖才導致火災說法,李德連進行了否認,“著火時,只聽轟的一下,棚子全被大火包圍了,我是光腳跑出來的,肯定不是取暖造成的。”李德連的兒子也向記者證實,“電暖器著火哪有恁快?”
  3月22日上午,記者看到,被燒毀的棚子旁依然圍滿了村民,見有記者來採訪,很多村民立即拿出自己的農村集體土地經營承包權證和土地承包合同讓記者看。
  政府回應 不存在非法徵地
  村民李崇友介紹,杜家疃村現有村民600人左右,有土地300多畝,如果全分下來每人也不過五分半地,可現在實際每個人才四分地,“剩下的地村裡不讓分,在那兒荒著,堆滿了垃圾。”
  記者看到,村民提供的土地承包合同顯示,該合同的承包期是從1999年9月到2029年9月,總共30年。針對當地政府涉嫌非法徵地的問題,一位李姓村民說,“今年的正月二十八,全村的大多數村民就因徵地將平度國土資源局起訴到平度人民法院。已經立案,但還沒有開庭。”
  對於村民此說法,昨天上午,平度市委宣傳部官微“平度發佈”回應稱,關於“3·21守地村民被燒死”事件有非法徵地拆遷等議論,經平度市國土部門調查核實,該地塊土地手續合法,徵地補償均已到位,不存在非法徵地、非法拆遷問題。
  村民艾中華(化名)在吵吵嚷嚷的村民中間顯得話不多,但他拋出的一句話還是頗有分量,“村民因政府非法徵地和因徵地引發的縱火案,我3月21日已向中紀委舉報了,中紀委已經電話受理。”
  昨天上午,記者與中紀委監察部12388舉報網站聯繫,工作人員經過查詢,證實中紀委確實已經受理該案。 據央視、新華社、法制晚報
  ■馬上評
  農民守地引發血案:
  為什麼又是平度?
  火滅煙散之後,留下的是徵地矛盾、農民守地、蹊蹺火災、“補償協議”等一系列疑問。因徵地引發公眾事件,在平度已經不是第一次。這究竟是塊怎樣的地?徵地背後有沒有不能說的秘密?
  據媒體報道,死者耿福林守護的這塊土地,是杜家疃村村民的承包耕地,承包合同還有近15年到期。去年8月的一天晚上,這塊種了農作物的100多畝口糧地,一夜之間被8台挖掘機鏟平。當地村民稱,“村委會賣地從來不跟我們說,我們都不知道地賣沒賣,賣給誰了。”迄今為止,村民只獲得每畝2.5萬元的青苗補償費,而未獲得其他任何補償。大家都不知道土地為何被圈、圈走後的用途、如何賠償等事宜。
  雖然此案仍在偵破中,大火因何而起尚不清楚,但這些村民放著好好的家裡不住,非要搭帳篷住在地里,說明慘劇與徵地引發的矛盾不無關係。而根據公開報道,村民因徵地補償問題與當地政府、開發商的矛盾由來已久。
  大火發生後,又出現了“深夜搶屍”的傳言,以及當地政府與死者家屬的“補償協議”。出了惡性事件,地方政府出面平息爭議、處理善後,並非不可理解。但這個補償算人道救助,還是為息事寧人?真相到底是火災還是縱火?為什麼又是平度?為什麼又是拆遷?同一個地方,連續發生多起因徵地引發的公共事件,當地主政者難道不應反思嗎?
  當前,各地正在開展群眾路線教育實踐活動,如果對本地民眾表達訴求的行動長期視而不見,能稱得上深入群眾嗎?徵地拆遷,事關群眾切身利益,不僅要合法依規,還要問問群眾高興不高興,滿意不滿意。有評論說,欲知平度真相,先查徵地內幕,“不管發生什麼事,我相信真相只有一個”。希望真相不要讓我們等太久。 據新華社
  (原標題:中紀委受理平度徵地引發縱火舉報)
創作者介紹

傢俱收納

dh12dhdsz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